熱門搜索
About us

新聞資訊

公司新聞
當前位置:首頁 > ? 新聞資訊 ? 公司新聞

“武漢汽車狂人”風雨不熄造車夢

更新時間 :2015-05-26    瀏覽次數:35次

20年前,他造出中國首臺民營自主品牌轎車“神箭”幾經挫折,他攜兒子轉戰電動車——

“武漢汽車狂人”    風雨不熄造車夢


圖為:曾仁安、曾紅剛父子倆站在自家工廠,躊躇滿志 (記者鄒斌攝)

□本報記者張艷

5月31日,在黃陂橫店科榮車廠內,一臺被美國商人稱為“農夫車”的四輪電動車開下組裝線。

這種電動車能在泥濘小路上跑,深受美國農場主歡迎。“一個美國商人預訂了一百多輛,等樣車通過美國認證后,今年秋天就能發貨。”說到這里,科榮車業董事長曾仁安難掩興奮。

曾仁安何許人也?20年前,他曾造出中國首臺民營自主品牌轎車“神箭”,并打出“5萬5圓您的轎車夢”廣告,被業界稱為“武漢汽車狂人”——連李書福都曾向他取經。如今,“神箭”雖已夢斷,但“狂人”并未灰心。隨著科榮電動車的啟動,曾仁安說,他感到第三次造車機遇正在來臨。

“狂人”往事

立志做中國的福特

造車卻遭遇兩次挫折

曾仁安真心熱愛造車。15歲開始,他就跟隨村里一位做汽車的親戚做學徒。曾回憶,“那時主要做貨運車裝配,發動機是舊件改裝的,拖箱由木頭打造,而駕駛室則是木頭上釘鐵片。”

上世紀70年代,國家政策要求所有在外流動人員必須回原籍。回黃陂后,曾仁安將技術工人組織起來,成立了汽車鈑金廠。那時,他手底下的工人就達到一百多人,曾為武漢拖拉機廠等多個知名企業做過汽車。

1984年,曾仁安在黃陂圈了一塊地,辦起了黃陂汽車車身廠。在曾仁安心里一直有一個夢,他希望自己做中國的福特,讓中國家家戶戶都有輕型車。1994年,在曾仁安的工廠里,第一臺經過反復打磨、貼有“神箭”標簽的樣車終于被開發出來。但此時,國家發布的第一個汽車產業政策規定:1995年底前,國家不再批準新的轎車、輕型車整車項目。“神箭”由此而喪失了生產資質。

彼時,神龍公司的“富康”汽車已開始上市。“神箭只售5萬,而富康組件運到海關,成本就達14萬。”但打出“5萬5圓您的轎車夢”廣告的“神箭”轎車,已然夢斷。不愿放棄的曾仁安,折騰了一年多,找到了新的發展機會——當時西安秦川汽車廠生產一款名為福萊爾的轎車,與神箭車型十分相似。秦川汽車廠有國家目錄資質,而曾仁安能生產,雙方達成合作協議,每生產一臺車曾仁安獲得1500元報酬。

可就在曾仁安生產的50臺樣車,準備送到西安剪彩時,國家又一道“汽車令”出臺——“化油器”5座轎車要停產,轎車發動機排放需達到歐Ⅰ標準。

曾仁安估算化油系統改造需要成本200萬,而且會耽誤一年多時間。除了這50臺樣車,當時沖壓線上的上百臺車報廢。曾仁安用筋疲力盡形容這次失敗,他也不得不從鐘愛的汽車業中隱退。

時過境遷

曾向神箭取經的吉利

已不記得黃陂老師

神箭面世時,曾在市場上引起轟動,也引來現今吉利總裁李書福取經。“那時他從經營鋁塑板起家,賺錢后開始生產摩托車,對轎車還一竅不通。”1997年,曾仁安在神箭車間接見李書福。考察完后,李邀請曾去自己廠里參觀,曾如期赴約,還帶去了一批工程技術人員。

在李書福的廠里,曾仁安與他第二次碰面。那時,李的工廠已有800名員工,16棟廠房的工業園同步開工,工地建設熱火朝天,曾仁安參觀時還被鵝卵石崴了腳。那一次參觀,李書福吃苦耐勞的精神,及辦實業的氣魄與膽量,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也是那次參觀,曾仁安給李書福提了一個建議。當時李給產品定位為高端的公務用車,曾則建議他將產品改走大眾路線。后來李聽取了建議,購買了一臺夏利車,進行了簡單的設計改造。不曾想,吉利這款低價親民的轎車,一炮而紅。

相比前兩次碰面,曾仁安與李書福的第三次見面,則是在神箭被迫關門后,這一次在曾仁安看來也略為尷尬。神箭關門后,曾仁安麾下的300多名員工流失殆盡,其中大部分員工去了李書福的企業。“那次是去李書福的廠里看員工。”在曾仁安心中,這些老員工與他的關系如同親人一般,他也想看看他們的工作狀況。在和老員工交談中,曾仁安遠遠地看到李書福,老員工推搡他說,“你過去跟李老板打聲招呼吧。”曾仁安心中有些惴惴,“他現在這大的老板,哪還能記得我?”

但最終,他還是走到了李書福的面前。果然,李書福早已想不起這個曾經的黃陂老師。“你曾經到我那里參觀過。”曾仁安說,李書福這才恍然大悟。

此后,曾仁安再沒有見過李書福。但讓曾仁安記憶猶新的是,臨走時,那些老員工曾拉著他的手對他說,“您趕快把神箭做起來吧,這樣我們就能回來上班了。”

再赴征途

揮別汽車轉戰電動車

更加重視資本運作

5月31日,在位于黃陂橫店的科榮電動車廠房內,擺滿了功能迥異各式嶄新電動車。曾仁安熱情介紹,“這是可以載重4至5噸的貨車,這個是社區配備的消防車。除了滅火,這個車平時還能澆花、灑水、巡邏。”

曾仁安認為,兩次在汽車行業受挫,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遭遇政策瓶頸,因而這次造車,他將目光放在了國家政策扶植的新能源上。

在生產自主品牌的電動車前,曾仁安曾與東風汽車有著長達8年的合作關系。2009年6月30日,曾仁安揮別東風,成立科榮電動車有限公司,與兒子攜手創業。“科榮的名字是兒子起的。”曾仁安介紹,兒子曾紅鋼大學念的是機械專業,也算是專業對口,做汽車也是兒子的興趣愛好。

公司成立之初,曾仁安規劃,2010年生產電動車1500輛,3年內成為國內電動車市場的老大。然而,時間過去近4年,科榮制造的電動車,雖然成功地開入了世博會、園博會,但都是“為他人作嫁衣裳”,不能貼自己的品牌。其間,曾仁安也曾與合伙人在敘利亞投資辦車廠,但工廠開工不久即遇上戰亂,200萬元投資打了水漂。

現在,科榮電動車的年產量仍在一千多臺,“主要還是場地,現在橫店的廠房只有30畝,沒有達到100畝的規模,還無法實現批量生產。”曾仁安表示,雖然地早已批復,但尚未開始建設,現在他擔憂的是資金問題,“100畝的工廠,手上至少得有3000萬現金。”提及資金,曾仁安坦言,資本運作是自己的短板。

總結過往,曾仁安與曾紅鋼父子倆,決心今后在生產和市場下工夫。“過去,我們一直認為企業只要做好技術就可以,其實,市場、團隊、資本運作都很重要。”

去年,胃部進行手術后的曾仁安將決策權交給兒子,自己退居二線當參謀,不過閑暇之余,他想得最多的,還是造車。

對話曾仁安:

回憶過去我沒有遺憾

在曾仁安身上有一些矛盾,他渴望放手一搏,但面對機遇時缺乏氣魄膽量。用曾仁安自己的話說,相比做企業家,他更是一個合格的技術人員。但無論如何,他屢挫屢戰的執著精神值得人敬佩。

問:回憶過去的創業歷程,您有什么遺憾嗎?

答:我雖然遇到過很多機會,也創造了很多機會,卻因自己的氣魄與膽量,錯失不少機會。

但事到如今,沒有什么遺憾和抱怨的,需要改變的是自己駕馭事物的能力。而且,我的一生既經歷了“原始生活”,又看到了現代化,過得非常充實。

問:你覺得你以前沒有成功的原因在哪里?

答:經歷這么多,我也總結過自己。當老板要有綜合能力,不僅僅要有激情、懂技術,企業做大以后,還要有魄力、懂管理、懂社交,懂應酬。綜合能力決定了你能駕馭多大的企業。我其實更適合做一個技術人員,有技術只是創業成功的必備技能之一,而非全部。

問:你如何看待電動車行業發展前景?

答:這是很多人看好的新能源產業,總體利潤比較可觀。我相信自己的眼光。對企業而言,目前人才是第一位的,現在,這或許是第三次騰飛的機會。

——專家點評——

“神箭”隕落有三大原因

武漢理工大學汽車學院副教授張運清,1992年便開始與曾仁安及其企業打交道,對神箭及曾仁安企業的發展軌跡十分了解。張運清表示,神箭在全國做汽車做得非常早,比吉利要早很長時間。但現在吉利發展得很好,而當時工廠具備一定規模、產品遠銷全國各地的神箭卻不在了,十分可惜。

與外界對曾仁安缺乏膽量與氣魄的評價不同,張運清認為曾仁安十分有頭腦,而且,到現在對造汽車仍心懷夢想,非常難得。在張運清看來,神箭失敗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是缺乏政策支持;二是曾仁安自身資金能力有限,因為汽車行業是一個技術密集型,以及資金大進大出的行業;三是曾仁安家族式的企業管理模式和技術弱勢。

張運清也指出:歷史不容假設,總結過往是為了未來更好地發展,希望科榮電動車能走得更遠。

(楚天金報 2013.6.3A04版報道)



點擊關閉
在線客服
ag真人有谁赢过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