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About us

新聞資訊

公司新聞
當前位置:首頁 > ? 新聞資訊 ? 公司新聞

電動觀光車電動巡邏車的領跑者(上)——訪武漢科榮車業董事長曾仁安

更新時間 :2015-05-26    瀏覽次數:17次

坐在記者面前的武漢科榮車業董事長曾仁安,年近六旬,鬢角的白發清晰可見,前額上刻著幾道歲月的留痕,頭頂也開始“顯山露水”了,但他身板仍然很結實,濃眉下一對細瞇的眼睛時時射出錐子般精明、銳利的目光。他努力避免濃重的地方口音,說話時而低沉,時而激昂,時而平緩,時而急湍。隨著他的敘述,記者仿佛跟著一條河流在萬山叢中行進,眼前展現的是“直掛去帆奔滄海”的壯麗遠景!

根深蒂固的“汽車情結”

據了解,曾仁安1952年出生于湖北黃陂,正當他求知欲很旺、上初中時就遇上了“文革”。

曾仁安說,我的“汽車情結”萌生得較早。1968年我已16歲了,讀不成書,就跟著一位本家的叔叔到武漢來“混飯”吃。當時,主要是給一些想買汽車而又買不到車的大企業,如:武漢拖拉機廠,武漢玻璃儀器廠,武漢東風造紙廠等買一些發動機,前后橋,汽車底盤之類要件,再配裝駕駛室、貨廂等,就在這些工廠的現場“敲敲打打”——拼裝成一部汽車。這在當時我國汽車生產尚起步的階段,感覺很是“神秘”!更重要的是在那些年,我通過跟5、6個師傅一起拼裝了十幾臺車,既萌生了對汽車的感情,又初步掌握了一些制造汽車的技術。

“文革”結束后,我國工業發展逐步啟動。曾仁安接著說,那時武漢曾涌現了兩個“汽車制造廠”:一個是生產貨車的“武漢嘎斯”,另一個廠生產“長江吉普”車。這兩個廠的產品當時在國內均有一定的影響。當時,我響應政府號召,與一批人回到了黃陂區長堰鄉辦了一個“車身廠”(后又稱“農機廠”),用手工制作車身,盡管生產工藝比較落后,但那時車身供不應求,我們除了給吉普車廠提供車身配套外,另有一部分車身還供給了社會其他生產廠家。

隨著鄧小平南方視察,中國進入了改革開放。曾仁安說,我又把這些掌握了做車身技術的人組織起來,與一些汽車廠家進行技術協作和勞務加工(即承包工程)。作為總承包人,我率領了140多人在荊州第一機械廠,承包了該廠汽車生產這一塊全部的業務;同時地處襄陽的三江集團也開始“”軍轉民,生產“萬山牌”的面包車、“江北”牌的貨車和“紅陽”牌的農用車,我又安排了一百多人積極地與之合作,仍是做車身、車架,事業紅紅火火地開展起來了,我也從此被人稱為“鈑金大王”。就這樣,我獲得了第一桶金,有了原始積累。也就是從此時起,自己要獨立建廠、生產汽車的夢想在心中“十月懷胎”了

百折不撓的癡心追求

據了解,1984年,在我國還是剛提倡向“萬元戶”邁進的時候,曾仁安已“財大氣粗”地投下了13萬元,在湖北黃陂的橫店買下了5畝地,開始建廠創業了!曾仁安帶著自嘲的口吻對記者說:“這在當時的中國,特別是汽車界尚屬首例吧。”

建廠后,曾仁安與“武漢輕型汽車制造廠”和“孝感航天汽車廠”進行配套服務,主要還是生產車身、車架。“如果不折騰,日子倒也過得比較自在。”曾仁安回顧說。

問題就在于曾仁安有一顆自己要造汽車的“不安份”的心!此時,他感覺到經過多年摔打和積累,從給“武輕汽”做配套發展到協助其生產整車。武漢汽車大學(現武漢理工大學),隸屬于“中汽貿公司”,“中汽貿公司”給了該大學一個可以生產汽車的資質,但又沒有這個生產能力,于是,經過一段時間的懇談,很快雙方達成了“合作共贏”的協議。“我與汽車大學一批專家的聯系和感情,就是從這時開始,一直延續到今天。”曾仁安如是說。

既有生產能力,又有生產資質,真是天隨人愿,如虎添翼。曾仁安準備大干一番!可是,由于他們制造出來的產品都是“武輕汽”的車型,而且是同一種產品、同一個市場,長此以往,“武輕汽”方面必然會有不同的想法,于是,“武輕汽”逐漸封鎖了對他們重點配件的提供,最后致使曾仁安干不成汽車了。從這里,曾仁安第一次默默嘗到了一些干汽車的苦味。

在這種情況下,曾仁安帶著幾個得力助手進行了一段時間的市場考察。那時,中國汽車市場正進入到一個“突飛猛進”的階段;特別是廣大老百姓想買的廉價轎車,國內有些生產廠家采用微型面包車改制的家用轎車在市場上都是排著隊搶購的。“裝起四個輪子就是錢!”曾仁安精神大振,有信心要做“中國的福特。”也就是在這一年,他與幾個志同道合者創建成立了“湖北神箭汽車有限公司”。1993年下半年,神箭公司就根據市場調研所得到的信息,與武漢汽車工業學院合作,于1993年底開發了3輛轎車,并于1994年的上半年進行了產品試驗和量產準備工作,于當年7月2日對產品進行了鑒定認證。同時,決定立馬投資建設生產流水線,計劃年生產10000輛汽車。

然而,“天有不測風云”,就在曾仁安大展宏圖準備批量生產將產品推向全國的時候,1994年6月,國家下發了“汽車產業政策”;其主要內容是:目前汽車生產廠商過多、過濫,要整頓壓縮,實現規模化,曾仁安領頭的神箭公司,被“當頭一棒”,產品受到了限制,鑒定后的批文指令其只能在省內銷售。

這還算留了點活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不但是曾仁安個人事業發展過程中的悲劇,而且是湖北汽車發展史上的一個遺憾了。1997年下半年,湖北省在武漢市內搞了一次大型華中地區的工業展示活動,神箭的產品和那時我國三大轎車基地之一的神龍汽車有限公司的富康轎車同臺展示,當時親臨現場視察的一位主管工業的中央首長在看了展品后,對隨行的省領導說:你們湖北還搞了一個“神箭”?是不是想讓“神箭”射“神龍”?此言一出,如雷轟頂!

曾仁安說,隨后不久,由當時的中國機械部汽車司下文到省政府汽車行業管理辦公室,指令神箭公司立即停產,在線產品作省內銷售處理。

看來這一下神箭再“沒氣”了吧?然而,曾仁安仍不“死心”,他上京去找當時的機械部張小虞部長,好說歹說說了一堆理由,張部長被他的誠意所打動,語重心長地對他說:無論如何你的轎車是不能生產了,要不放棄事業,進入東風公司。叫他去找一找時任東風公司總經理的苗圩。

據了解,在隨后曾仁安去找東風公司的結果是,東風方面同意他領頭去搞一個自主品牌“小王子”。然而,東風當時在“小王子”這個項目上已投資了2.5億元(還不包括房地產),而且這個產品中途也停下來了。要將這把“火”重新燃起來,那得要“燒”多少錢呀!在這樣巨大的投資面前,個體戶曾仁安只好“望洋興嘆”了!

從東風公司掃興而歸后,曾仁安說:我真想死心不干了!然而,要干一番事業的火又燒得我寢食難安。當時我正處盛年呀,總想干點事,而且為了實現“汽車夢”,投資了那么多錢,不能說不干就不干,全打水漂了呀!

就在這種“欲罷不忍”的思想支撐下,2000年,曾仁安又“涉千山萬水,經千辛萬苦”,找到了西安秦川機械廠,發現他們有轎車資質,而且他們產品的型號、技術參數等與神箭公司的產品接近。經數次懇談,雙方終于簽訂了合作協議。但他們有一個要求:這就是產品不能異地投放,必須由西安投放市場。只要能做車,這一切,曾仁安全都答應了!回廠后,他和員工們日夜苦干,從開模到生產僅用了半年時間就完成了首批50臺整車,準備運到西安投放市場,并舉行隆重的開業儀式。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曾仁安說,就在我們要舉行開業儀式的前幾天,國家有關部門又下文了,強調汽車生產必須與國際接軌,取消目錄管理,實行產品論證公告;五座客車的排放必須達到歐I標準,化油器”配置的車,7月1日停止生產,9月1日停止上牌。曾仁安如數家珍地告訴記者:“2001年6月28日我從報上看到了公告,責令7月1日停產,而7月5日各企業才收到文件”。

造汽車接踵而至的碰壁和挫折,使曾仁安幾乎到了“形同枯木,心如死灰”的地步。

點擊關閉
在線客服
ag真人有谁赢过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