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About us

新聞資訊

公司新聞
當前位置:首頁 > ? 新聞資訊 ? 公司新聞

曾仁安的造車夢

更新時間 :2019-02-21    瀏覽次數:45次



     “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是句老話,子承父業在很多人看來也是天經地義的事。在武漢科榮車業有限公司,曾仁安父子選擇了共同創業,不惜兩代人撐起“造車夢”。
       初次結識曾仁安是在今年機博會上,盡管57歲,他看上去卻精神飽滿,習慣性露出招牌式的微笑。再次得見,經過一番閑聊,更感嘆這位長者傾情汽車事業的勇氣和魄力。
     從上世紀60年初開始,曾仁安就在國內汽車業打拼。迄今為止,他已經足足走過半個世紀,親身經歷著我國汽車產業的改革歷程,感受著汽車行業的風云變幻。
       一度在湖北省享有盛譽的“鈑金大王”、昔日“神箭”汽車的創始人曾仁安在轎車停產并淡出公眾視野若干年之后,順應時代發展潮流,重出江湖,創立武漢科榮車業有限公司,將經營目標鎖定在綠色環保型純電動車的開發和制造,不但贏得了政府的支持,還擁有廣闊的市場前景。
       正如電影《神鞭》里所述:“鞭剪了,神留著”。 “神箭”雖死,“神韻”猶存。懷有一身造車本領的曾仁安從未停下腳步,無論順境逆境,都能安若泰山。在困難的時候,面對企業被迫停產的局面,曾仁安以退為進,改為生產游覽觀光車,以保存實力。當企業代工業務蒸蒸日上、日益穩定的時候,曾仁安并未故步自封,而是瞄準機會,主動出擊新興的純電動車市場。


鈑金起家:有一種懵懂讓人一生追隨

解讀曾仁安,就需要回到中國制造業剛剛起步的60年代。當時國家處在建設初期,百業待興,全國除了長春一汽外,再也找不出生產汽車的廠家,而整個神州大地對汽車的需求量日益增加。這種供需不對稱的情況,給曾仁安進軍汽車業創造了難得的外部環境。
15歲那年,文化大革命爆發,曾仁安被迫休學在家。機緣巧合,他跟隨村里一位做汽車的師傅開始了自己的汽車生涯。年紀輕輕的曾仁安當時跟著師傅從事貨運車裝配,“那個時候,感覺汽車制造很神秘,七拼八湊之后,能在路上跑的就叫汽車,然后領個牌照就可以上路。”曾仁安笑著回憶。
      在那個動蕩的年代,個人命運難以把握。曾仁安跟著師傅一直在外摸爬滾打,專心研究汽車制造手藝。適逢國家政策調整,明文規定所有在外的流動人員回到原籍,曾仁安回到黃陂縣,把當地技術工人組織起來,成立了汽車鈑金廠。曾仁安笑稱:“這是人民公社的鈑金廠,我只是一個技術不錯的牽頭人。”
      70年代初,武漢陸續出現了幾家汽車生產廠家,汽車工業的初級階段已經形成。隨著汽車產業的蓬勃發展,曾仁安將鈑金廠的主要經營內容定位于為國有汽車生產廠家配套生產車身。從那時開始,曾仁安逐漸培養起了一大批懂技術的人才,社會關系網也構建起來。經過前期積累,曾仁安開始與一些汽車制造商合作,提供勞務和技術支持,成了鼎鼎有名的“鈑金大王”。
      80年代,曾仁安了解到軍工企業轉為生產民用產品的政策,主動與軍工廠合作,進行勞務輸出和技術輸出。生產過程從研發樣車到小批量生產,生產的車型從小農用車過渡到小型貨車、中巴車,制造水平不斷提高。當時,由于政策不允許,轎車生產尚未涉足。
隨著企業的不斷發展,1984年,曾仁安在黃陂橫店買地建廠,成立黃陂汽車車身廠,為企業擴大規模做準備。此時,武漢消防器材廠改名為武漢輕型汽車廠,主要從事北京引進的吉普車生產。由于缺乏競爭意識、技術上更新緩慢,該廠經營困難。他們找到曾仁安,邀請他協助進行技術改造。從此,曾仁安投身整車生產。不過,他當時只為“武輕汽”做貼牌,尚未建立自己的品牌。

成敗轎車:有一種執著讓人淚流滿面

幾乎沒人知道,中國早期的民營自主品牌轎車既不是浙江的“吉利”,也不是安徽的“奇瑞”,更不是深圳的“比亞迪”。而是誕生在湖北、一度走向全國的“神箭”。
      1993年,國家進行宏觀調控、銀根緊縮,中國幾乎所有的商用轎車企業都處于停滯狀態,曾仁安的車身廠也未能幸免。停產后,曾仁安對自己的汽車制造技術依然充滿自信。通過反復論證,他迅速回到武漢,開始轎車樣車的開發,并成立了“武漢神箭汽車工業有限公司”。雄心勃勃的曾仁安審時度勢,認定汽車產業必然大有可為。
       此刻,國家正在武漢南面沌口建設神龍公司,曾仁安取名“神箭”,且在武漢北面黃陂設廠,大有挑釁之意。
在曾仁安看來,強大的技術力量是企業發展的后盾,在設計理念上,神箭與武漢理工大學合作甚深;在技術操作上,神箭擁有一大批熟練的技術工人。軟硬兼施,為神箭提供了厚實的技術積累。
      從神箭創立之日起,曾仁安就堅定走市場經濟的發展模式,造老百姓買得起的汽車。次年,神箭做好樣車設計完成,并相繼開發吉普車和轎車,推出多個車型。
      正當曾仁安憧憬神箭的未來時,國家發布了個汽車產業政策,明文規定:1995年底前,國家不再批準新的轎車、輕型車整車項目。現有的汽車生產企業只能擴產,不能增加,同時沒報批國家目錄資質的停止上牌。這個規定對曾仁安來講,可謂當頭一棒,因為神箭汽車尚未通過產業認證。曾仁安只能安慰自己運氣不好,他接到省里下發的文件,批準神箭只能在省級銷售,按規定即使生產了也不能上牌。 曾仁安不服輸,致信給當時在任的一汽老總,希望一汽能施以援手。不料,對方傳來的回復卻是一汽屬于國企,個人沒有決策權。
      倔強的曾仁安一路走來,風風雨雨,當然不愿意就此放棄,他曾找到東風公司,希望將“神箭”收歸旗下,可是東風規劃部考慮到“神箭”規模不大,不具備收編的條件,收編一事并未談攏。
      2000年,曾仁安意外得知西安的秦川汽車廠停產,這是一家具備轎車生產資質的工廠。于是,他立刻找到該廠負責人進行洽談,并迅速達成合作協議。曾仁安根據“秦川”的技術生產參數,研發生產了50臺樣車。
天有不測風云。正當曾仁安信心滿滿地準備去西安進行投產剪彩的時候,外部變化不期而至。2000年6月28日,國家汽車產業出臺了新的文件要求。根據新政策規定,國家汽車生產取消目錄管理,向國際學習引入公告管理,同時停產“化油汽”5座轎車的生產,要求轎車發動機排放達到歐I標準。
曾仁安不禁感嘆:“企業創立初期,規模較小,投放市場尚未具備條件,等到條件成熟了,外部環境卻發生變化。如果當時國家政策不是壓制而是鼓勵,神箭一定會迎來企業發展的高成長期。”經過多年的思考,曾仁安更認識到,改革開放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市場經濟也是逐步完善的過程。如果從國家的角度考慮,當時的決策就是正確的。
      無奈之下,曾仁安被迫清算債務并申請破產,一度在汽車行業叱詫風云的曾仁安與“神箭”汽車漸漸淡出公眾的視野。

投身電動車:有一種信仰讓人心悅誠服

在湖北乃至中國早期的汽車界,鮮有不知道“神箭”汽車的人。曾經名噪一時的曾仁安拿得起、放得下,在止步轎車生產后,他選擇用沉默的方式來積蓄力量。
從臺前走到幕后,既是無奈之舉,也是權宜之計。曾仁安回憶:“企業破產后,我元氣大傷,但我還得生存下去,小轎車生產失敗了,我轉為制造觀光游覽車。”
困難的時候,曾仁安只能生產機動游覽車,后來逐漸轉為生產電動游覽車,以代工形式為東風電動、北京新日電動等公司開發加工電動游覽車。期間,曾仁安積累了豐富的造車經驗,取得了多項核心技術。
      隨著武漢“兩型社會”改革試驗區獲批,曾仁安敏銳地意識到,綠色環保的純電動車符合“資源節約型和環境友好型”社會的建設,政府將會倡導和鼓勵這一產業發展。特別是國家把電動汽車作為重大專項列入“十五”高新技術研究發展計劃(863計劃)以來,政府加大了對電動汽車研發和產業化投入。由于電動汽車具有環保、節能、無尾氣污染、嗓聲低等特點,使用電動車已經成為一種時尚與潮流。
      一切跡象表明,綠色環保的純電動車市場將大有所為。曾仁安搶抓機遇,借助“神箭”的技術團隊,成立武漢科榮車業有限公司,主要研發、生產環保型純電動車輛,并取得了生產電動車資質,開發出多款新型實用的環保型純電動車。
      為保證產品質量,公司采用了當今成熟、穩定的電機、電控及蓄電池,部分配件從國外進口。公司還通過了ISO9001:2008質量體系認證,不斷提高公司產品質量和售后服務水平。
      通過理性思考,曾仁安目前正探索電動轎車的生產。他認為,投身電動轎車正當其時,符合汽車供需變化。況且,曾仁安通過早先輕型卡車的出口,擁有成熟的外銷渠道,隨著中國汽車開始啟動國際市場出口,他勝券在握。另外,曾仁安希望與東風公司合作,借助東風微轎項目“小王子”的生產資質與品牌,一起做大這塊蛋糕。為了實現轎車夢,曾仁安不惜迂回前進,甚至不在乎誰控股、賺多少的問題,他已經將此看作人生的追求。
      10多年前,曾仁安潛心研究過世界汽車的發展歷程,如今他斷言,中國將成為未來的汽車大國,沖擊世界市場。特別是目前低端轎車、卡車、摩托車等產品的外銷趨勢,他認為這一天并不遙遠。
運氣欠佳而勇氣十足的曾仁安現在只想著一件事,就是努力開發出純電動車產品,物色響應的經營人才和融資渠道,全力打造企業品牌、樹立企業形象。在融資方面,曾仁安希望找到對項目有共識,符合企業本身發展思路的合作者,共同走出一條純電動車的康莊大道。心若動,身先行,曾仁安相信,“神箭”歸來指日可待。

點擊關閉
在線客服
ag真人有谁赢过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