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About us

新聞資訊

公司新聞
當前位置:首頁 > ? 新聞資訊 ? 公司新聞

對話曾仁安

更新時間 :2015-05-26    瀏覽次數:25次

《鄂商》:在湖北乃至中國早期的汽車界,不知道“神箭”汽車的人很少,大家都很好奇,“神箭”不生產轎車的這十年都干什么去了?

曾仁安:其實我一直都沒有停止我造車的腳步,只是這十年,我從臺前走到了幕后。企業破產之后,我元氣大傷,但我得生活呀,國家不讓我生產小轎車,我就改做游覽車。

早期漢口中山公園的機動游覽車就是我做的,后來,時任當時武漢市市委書記的周濟去中山公園視察時建議,能不能把機動游覽車做成新能源電動車。從那開始,我就生產電動游覽車。在此期間,我又回到了80年代的生存方式,以幫企業做電動游覽車車殼加工為生。像去年進駐北京奧運會期間的兩家電動游覽車樣車,都是找我幫助開發設計完成的。

《鄂商》:你認為自己以前之所以沒成功的原因在哪里?

曾仁安:我現在回過頭來看那些年,覺得我身上有個致命的軟肋,即不會做營銷和融資。包括我整個家族都是如此,只會埋頭做技術,我兒子,我弟弟等對汽車產品開發設計有天賦,但這個世界空有一顆紅心是不行的。我們很苦惱,黃陂科委幾次來我公司讓我寫文件,申請項目資金,我都不知道從何下手。

還有就是自己當時太天真,以為國家政策它隨時都可能會調整,只要我堅持把技術做好,總會一天會峰回路轉,沒意識到政策對企業的殺傷力有多嚴重。這都是導致我沒做成功的原因。

《鄂商》:你怎么評價“吉利”等中國自主品牌轎車?

曾仁安:“吉利”比我幸運,李書福做汽車比我晚,他當時建生產線的時候還請我去給他做過指導。他能做到今天,除了江浙一帶的政策比湖北靈活之外,還有最重要的是李的資金實力比我強,他做鋁塑板起家,后轉行摩托車行業,為他進軍汽車行業積累了豐厚的資本。加上他當時生產的是兩廂車,屬小客車行列,與政策打了個擦邊球。

其實在中國加入WTO之前,李一直都得不到國家的支持,做得也很艱難,就在他實在堅持不下去,準備改行做貨車的時候,國家入選世貿組織,竟放開了政策,給他頒發了資質,這是我們做夢都想得到的事,卻讓他給得到了,有幸運的因素,最重要的還是在于堅持,執著。

《鄂商》:準備什么時候重出江湖?

曾仁安:我一直都在江湖,只是改了個名字,現為“科榮車業”。但我吸取以前的教訓,這次是先拿到國家承認的資質再批量投產。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就在前幾天,我生產電動游覽車的認證資格國家已正式批復。我現在的任務就是全力開發好產品,物色好的經營人才與融資通道,把企業做好,做強。

不過,我現在也碰到了一個難題。我在上個世紀80年代末征的60畝生產用地,由于恰逢國家鐵路編組站建設需要,被政府重新征收了回去。如今補償回來的土地,政府卻一直辦不了相關手續,因此無法合法化,且沒有平整到戶。我現在用的生產場所是租的,是別人擱置不用的一間近12畝地的廠房,全年產量上滿也只有1000臺的產能。這成為我擴大產能、進一步拓展市場的最大瓶頸。

《鄂商》:為什么不重新啟用“神箭”這個品牌?

曾仁安:當初企業破產后,這個商標就自動注銷了,這么多年一直沒有再去重新注冊,但我一定會去重新把這個品牌注冊回來,“神箭”歸來指日可待。

我相信汽車界朋友們對我的形容:“老曾是一頭睡著的老虎,一朝醒來,世人皆驚。”


點擊關閉
在線客服
ag真人有谁赢过钱吗